A-A+

蔡东藩《前汉演义》之读后感

2013年04月13日 读书思考 暂无评论 阅读 1,455 views 次

陈胜:以前对这个人物,也就从两个方面有了解。一是,历史书上所述的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”和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”;二是,贾谊《过秦论》中“然陈涉瓮牖(yǒu)绳枢(shū)之子,氓(méng)隶之人,而迁徙之徒也;才能不及中人。。。。。。”。综上,对陈胜,定为有志之人,然能力确属平庸。

此次读《前汉演义》,涉及陈胜的文字多了,对其了解也就更深。

陈胜起事之初,与吴广二人已因其突出,列为役夫之屯长,并其人素有大志,以待天时;值大泽事机,揭竿亦甚得其法,鱼帛与狐号,创意愚民。因利乘便,骤起燎原之势,可谓得天时也。

然攻略、经守均不足矣。周文一军,将非将,兵非兵,而放其自攻,一遇章邯精锐,全军覆没,此大伤元气也;数十万军,训以时日,必为胜之精锐军团,纵不够平天下,立大楚则足矣!没有一个坚固的根据地,没有一个牢靠的群众基础,如沙上建屋,成也忽焉,败亦忽焉。此胜未得地利之处。

略赵武臣,一得赵地,便自立为王,而失其制约;周市攻魏后,立魏;而韩广之出武臣,而立燕国;张良借兵,而立韩国;六国复出,四国皆拜胜之兵也。如此开拓,盖无谋将之过也。此胜未得人和之处。更勿论,帝王驾驭之术,更是烂之又烂,败国亡军而已。

相比之下,刘邦得天下,则庙算多也。项将军,则强于军力而已。

标签:

给我留言